专题栏目

新闻中心

记委内瑞拉600MW机组项目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6-05-18 文章来源: 阅读次数:

CMEC总承包的委内瑞拉中央电厂6号机组于517日获得项目临时移交证书(PAC),标志着一个从开发签约执行交付历时七年的重要项目的顺利完成。作为随王红总参与组织和实施这个重大项目的一员,我为整个团队取得的成功感到骄傲;对我国政府有关部门给与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心怀感激;对总公司领导高度重视和多次亲临指导深表谢意。虽然委内瑞拉的社会环境复杂动荡,经济形势日趋恶劣,但CMEC的荣誉激励着项目团队,克服种种困难,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这里记下几个片断,留做回忆。

                      

动荡的政局

CMEC与委内瑞拉国家电力公司于20101223日在北京中委第九届高委会上签署了委内瑞拉中央电厂600MW发电机组项目合同。当时,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国内奉行社会主义,对百姓生活和国家建设给与高度重视。老百姓家中使用得的水电设施,都是政府免费安装,使用费用也是非常低廉。由于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汽车用油便宜到几乎是不要钱的程度,一辆越野吉普车装满一箱油只需支付折合人民币一元的油钱。这是每一个国内初去的人都不会相信的故事。查韦斯总统擅长演讲,七、八个小时很平常,据说最长一次讲二十多小时。由于他的强硬对美态度,和善对待下层百姓,得到广泛的拥护,政局保持稳定。当查韦斯去世,马杜罗接任总统后,一度保持了查韦斯时代稳定。但很快反对派在外部力量支持下不断推行反政府活动,社会出现动荡。当石油价格暴跌,依靠石油收入的国家财政出现严重危机,经济状况变得很差。反对派不断的游行集会,老百姓怨声载道,货币的贬值,物资的紧缺,促使社会治安变得更加糟糕。在加拉加斯,如果一个外国人独自走在街上,被抢劫的概率之高是国内无法想象的。尽管警车到处呼啸而过,混乱与危险却依然出现。项目部和代表处从一开始就制定了严格的安全措施,对出行和租房等都有明确要求,几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出行安全问题。

                     

多变的官员

我们打交道的委内瑞拉机构主要有国家电力部、国家电力公司、电力部大项目办、6号机项目部,以及其他一些机构和部门。几年来,他们的官员不断地在更替变换,给我们的工作增加很大的难度。我曾经历了3任电力部长,3任大项目办主任,3任项目经理,至于局长、经理等其它官员也是变化很快。结果是我们老在向新官员介绍情况,解说他们的责任,努力说服他们做他们应该做的事,寻求得到解决问题的支持。同时,也在国内不断接待着来了解情况的官员和各级经理。从查韦斯到马杜罗,政府官员和企业官员不停的变化,增加了我们与委方磨合难度,如果处理不好,就会给合同执行带来麻烦。我曾经拜访电力部大项目办主任多次,终于谈妥一项事务,可当要实施时,部长换人了,于是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了。现场也遇到换了项目经理,对以前的事不认账,挑毛病等前后任不一致的问题。面对这种情况,项目部制订了不同层面盯人工作的策略,不论在首都还是在现场,积极开展交往活动,融合关系,建立互信。最终,保证了各层面工作都能围绕着项目执行和新项目开拓进行,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疯狂的货币

委内瑞拉货币是玻利瓦尔,在我们刚进该国时官价兑美元12.2,但在黑市流通的汇率价格是1美元兑换8玻利瓦尔,政府官价和民间黑市价格差异非常大。项目执行的几年时间里,玻利瓦尔不断的贬值,汇率变化对项目成本造成深刻影响。初去时的汇率变化还不是很大,我们采供当地钢材水泥等原材料时,都在预测的范围之内。随着经济的衰退,通货膨胀率上升,材料价格发生变化。项目部采取积极应对措施,加快采购进度,把钱变成物,规避汇率风险。由于委内瑞拉石油行业在其出口中所占比例高达95%,石油价格的暴跌给该国经济带来巨大灾难。2105年通货膨胀率150%。对于一个食品和日用品90%靠进口的国家,疯狂贬值的玻利瓦尔,造成生活用品极其短缺的灾难。排队是老百姓每天生活的重要内容,抢劫更是经常发生的事了。由于项目部采取的是主要生活物资国内提供和日常当地市场采购的双轨供应方式,从而保证了项目现场的生活稳定。现在美元兑玻利瓦尔黑市已经达到11000,委内瑞拉货币似如废纸。曾有人几年前从委内瑞拉回来时,把准备在机场买东西的几张玻利瓦尔放在信封里忘了,当他今年发现时,现场同事说买一条口香糖都不够。过去虽然听说过金圆券如纸的故事,今天却亲身体会到一个国家货币疯狂贬值的悲哀。

强硬的工会

在委内瑞拉工会拥有很高的地位,由于查韦斯的强力支持,国家法律对工会组织也有一些有利的规定,以至于工会能够左右企业工人行为,稍有不满或者想要达到目的经常随意的罢工。在委内瑞拉的中国企业或者中国的项目都曾有过因工会势力横行而吃苦头的事发生。曾经有个中国人记录了他们企业有关罢工的真实故事,当地工会宣布周一到周三罢工,去外地找中企的头谈条件。达到目的回来后,又宣布因为太累,周四、周五休息,周日上班,结果企业还得付周末加班费。我们的项目刚开始做基建时,当地工会就派人来现场,说了一堆友好的话,也告诉了要遵守的规矩。由于中方各单位都很重视进度,工作时间和管理习惯与当地规定也不同,工会时常来找点麻烦,要点补偿福利,也威胁过要罢工。项目现场同志与当地工会边和边斗,刚柔兼济,同时注重做好负责人工作,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大家基本形成了默契,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事。像委内瑞拉这种经济不如西方,而管理体制和习惯却沿袭西方的国家,工会可以是制造麻烦者,也可以成为协助的力量,关键是我们怎样去做工作。

从开发到完工,7年过去了。留下几个故事,作为那段难忘时光的纪念。